口述:初次未婚流产难忘的痛

来源:宁波新东方医院

时间:2020-12-11

咨询预约

  时段1:堕胎前,复杂的心理斗争

  痛苦是过去的,其实即使痛了,也未必可以具体清晰地表达那时的感触。回想自己第一次得知怀孕的情景,当时的心情真是复杂极了,可能因为意外而震惊,可能因为角色的转变而耻辱,可能因为不知该如何处理而手足无措……选择生产,还是选择堕胎,存在即是合理,两种我们都不去反对,也不去赞同,只是在做出决定之前,一定要先考虑清楚自己能承受多少。

  似乎也只有当事情来临,人们才真正知道自己究竟可以承受多少。

  第一次堕胎给女孩带来的伤害,往往是来源于男人的态度

  讲述人:简安27岁协调人员

  第一次堕胎年龄:24岁零3个月

  那时候我隐约觉得和他已经快走到了感情的尽头,同居4年,所有爱过的、恨过的、吵过的、闹过的都尘埃落定,剩下的只是疲倦。他在我面前越来越沉默,偶尔做爱,也只是例行公事。

  就是那样不合时宜,老天和我恶作剧,看着验孕纸上的两道红线,我欲哭无泪。

  当时脑子里兵荒马乱的,要不要打掉呢?去哪家医院好?是普通手术?想起女朋友告诫过的那种非人的痛苦。做药流?伤害可能小一点,但要是药效不好,还得继续动手术。要是做无痛人流呢?起码要请三五天假。公司事情那么多,请几天假说不定就改朝换代了,况且公司八卦系统永远比中央空调性能强。我上网搜索各方面的资料,头脑冷静,手脚冰凉地分析不同手术的各种利弊,就像平时做市场分析那样。

  然而心里还是有着一点微妙的喜悦,潜意识里暗暗希望这个孩子是我俩关系的转机,甚至想起若干年前他说过:如果你怀孕了,一定要告诉我,一切都要两个人分担……那是天真的年代,以为一枚受精卵可以换来一个男人一辈子的承诺。但我还是要告诉他这件事情,我想我还在爱着他,这个还未成形的孩子用微弱的方式提醒了我,也许我们会一起拥有这个孩子。

  然而整个世界都在他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崩塌了。他面无表情,淡淡地说了很多话,大部分是指责我不懂事,孩子根本就是个BigTrouble,完全不用找他商量,我应该立时决定堕胎,不然肚子大了,会给两个人带来无穷的麻烦……最后他说:“你想做个伟大的母亲,可是谁来做父亲呢?”

  我沉默地听着自己的心嘎嘣嘎嘣碎掉的声音,所有的犹豫和不舍都在瞬间遁迹潜形,我决定再疼痛,也要去掉腹中的这块孽肉,再也不要跟这个滔滔不绝的男人有任何的关联。

  态度:在向男人征求意见的时候,女孩其实已经下了决定,或者已经知道了结果。但是她只能来找他,是他和她一道制造出了这件产品,他们要共同负责。

  然而一旦进入到商讨小生命去留的问题,男女的行为、言语都瞬间开始散发不一样的味道,女人的测探、发问、烦躁,男人的圆滑、耍花招、无奈——其实就算她早想好了要堕胎,也不希望他替自己说出来。她要的可能只是他的意见,而并非武断——但是结果往往让人心凉,更别说那些一听到女朋友怀孕就消失的混蛋了。

  于是第一次堕胎给女孩带来的伤害,往往是来源于男人的态度。

  堕胎改变了她的生理状况,也改变了她和他的关系。

上一篇:人流后注意事项 人流后保养方法

下一篇:药流胎囊排出后出血该怎么办?

宁波鄞州新东方医院是经宁波市卫生局批准成立的,以特色专科为主的综合医院。宁波鄞州新东方医院是市医保定点医院,母婴保健技术服务执行许可机构... [详细]

声明:本站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诊断和医疗的依据,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